位置:主页 > AR/VR >
Meta ARVR副总裁专访:隐退Oculus商标只为强化品牌定位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22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Meta AR/VR副总裁专访:隐退Oculus商标只为强化品牌定位

  去年10月,Facebook正式宣布转型元宇宙社交平台,并将品牌名改为Meta。该公司CEO马克·扎克伯格表示:更名Meta的目的,是为了巩固押注元宇宙的长期愿景。

  那么,关于这次轰动行业的转型和更名背后,还有哪些未公开的细节呢?近期,外媒The Verge采访到Meta Reality Labs负责人Andrew Bosworth(今年开始将升任Meta CTO),探讨Facebook更名和转型背后的故事。本次采访的内容将涉及:Facebook更名Meta、元宇宙平台内容审核、VR向MR、AR眼镜的升级等等。

  (据了解,Bosworth在Meta就职已经15年了,除了负责AR/VR部门Reality Labs外,此前还从事Facebook广告业务,领导Messenger团队,并参与Facebook群组、动态消息功能的发明,在社交、AI技术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)

  The Verge:那么,改名Meta是为了摆脱Facebook的负面形象吗?此前,扎克伯格称改名的计划已经筹备了6个月时间。

  Bosworth:我们选择以改名Meta的形式,来表明对于元宇宙的决心,这并不是单纯的品牌重塑。Meta的一切决策都是以消费者和他们的期待/需求为中心。

  实际上,Oculus用户们的反馈显示,人们也希望在VR中建立社交、人脉网。因此,之前我们将Oculus登陆系统与Facebook账号绑定,在VR中引入Facebook好友列表。我们只是希望用现有的方案来解决VR中的社交问题。

  尽管如此,Meta在过去几年里将Facebook打造成伞形品牌的过程很难,消费者并不能完全接受Facebook。因此我们意识到,在Quest中绑定Facebook账户是一个错误决定。相比之下,如果在VR中连接Instagram或WhatsApp账号,可能更容易被人接受。

  因此,我们想打造一种全新的Meta元宇宙账户系统,并且帮助用户了解Meta系统对数据的使用、能带来的价值、与哪些人社交等等。也就是说,Meta品牌对于消费者更加友好。

  另一方面,Facebook应用在手机、移动互联网、社交网络领域已经达到自然饱和点,可提升的空间越来越少。而且,社交应用的竞争非常激烈,尽管市场已经非常饱和。

  相比之下,元宇宙目前还不存在,而且无可替代。目前,我们只能看到元宇宙的初期形态,还需要大量投资,才能实现这样的技术愿景。如果说Facebook本身是一个未实现的愿景,那么元宇宙将成为Meta更重要的新愿景,而这个愿景将有望继续推动Meta发展15年到20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曝光的受争议Facebook文件中,并没有任何提到Reality Labs的内容。

  Bosworth:的确,Oculus是成熟的品牌,并足够受人欢迎,我也觉得很心碎。虽然Meta的决策中心以消费者为基础,但某些时候,你需要让消费者清晰了解VR产品背后的公司。这样他们可以更加了解品牌的口碑、历史,以及产品能提供的服务和功能。此外,企业不应该拥有太多品牌,虽然每个品牌对我们来说都很特别。

  Bosworth:是的,不过这并没有影响VR产品的销量或使用率,这只是说明人们关心、喜欢Meta的产品,并且正在使用它们。尽管这项决定受到VR用户反对,但是通过Facebook社交网络,人们已经在VR中进行更多社交。最后决定取消Facebook账号绑定,是为了避免让用户产生意外和争议,为了让VR体验更加友好。

  The Verge:元宇宙的概念,指的是一种沉浸式、具象化的3D互联网,人们以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互动,就像是Roblox、堡垒之夜等游戏平台。而Meta将构建的,是AR/VR形式IDE元宇宙。我很好奇,接下来Meta会如何将现有的技术和概念,移植到元宇宙平台?会在Horizon中加入Facebook的动态消息功能吗?还有就是人们将以什么方式在元宇宙中与内容互动?

  Bosworth:可能不会加入VR版动态消息功能,也许可以在Facebook VR应用中接入该功能。也许未来在VR中,2D界面也会和物理交互界面同样重要。

  元宇宙平台将包含多样化的内容和交互方式,甚至还会有众多可以居住的“虚拟城市”。为了让用户快速了解整个平台的新鲜事、热门话题、流行趋势和新闻,未来一定会需要某种推荐服务,也会帮助你了解好友的动态、预约计划、活动。当然这是一些长期的目标,在此之前需要构建足够多的内容。

  The Verge:通过算法,Facebook可以向数百万用户推送其他人的账号,你在这个平台上发布的状态、照片等信息也可以向更多人公开。这种玩法也会移植到Horizon平台上吗?我在Horizon中可以跟非好友互动吗?这个平台的社交机制是封闭的还是开放的?

  Bosworth:在Horizon平台上,用户可以通过手机端、电脑端的浏览器实现跨平台体验,与VR用户互动。你不仅可以独自体验元宇宙平台的功能,也可以和其他人同步体验,除了用语言交流外,你还可以触碰VR中的事物和人。

  也就是说,在VR中社交与2D的视频、语音通话有很大不同,因此实际上现有的网络社交功能可能无法直接转化到VR中,我们需要重新思考VR社交的形式。而且,可能还会在VR中设计一些物理世界中没有的交互和内容。

  至于用户之间的互动性,这将与隐私、行为规范等问题进行权衡。因此Meta决定,通过各种不同的工具,来允许用户自己控制社交体验。

  这也是VR社交与2D社交相比的另一个优势,如果你屏蔽了一个人,那么他切号之后可能不会出现在原来的位置,所以更容易避免同一个人用多个号骚扰其他人的情况。与此同时,遇到网络骚扰时你也不需要手动屏蔽过多人,在VR空间中,你周围的人数是有限的。也就是说,VR社交的安全性可能比2D社交更好。

  The Verge:当人们想到Meta的元宇宙时,他们的印象是一种3D版Facebook,可以使用Meta VR头显来运行。与此同时,苹果等其他科技公司也在探索AR/VR,但不同AR/VR平台之间实现互通性的可能性很低。对于这样的情况,Meta将如何面对竞争,吸引消费者购买呢?

  Bosworth:我认为,元宇宙的关键词将会是连续性,理想的元宇宙将允许用户在不同公司开发的平台和应用中,得到连续性的体验感。比如:与账号绑定的通用虚拟形象等等,不过一些服装饰品可能并不适合每一个平台或场景,开发这种跨平台通用内容的过程也很难。不过,之前在和微软、谷歌交流时,大家的共同愿景都聚焦在平台互通上。

  另一方面,企业也可以从元宇宙的一个垂直场景开始发展,用户规模足够大后将吸引更多合作伙伴,为这个垂直场景提供互操功能。

  与此同时,元宇宙需要为创作者提供良好的经济效益,进而推动数字内容创作,吸引更多用户并扩大市场,产生飞轮效应。这也是Roblox、Epic等公司在持续探索的UGC生态。

  The Verge:你即将成为Meta的CTO。据悉,整个Meta团队规模超过1万人,仅2021年这家公司就会在元宇宙上投入至少100亿美元,而接下来你将负责推动这个Meta押注的全新平台。在你刚进入Meta时,是否会预料到自己会管理这么大的团队?或是预料到Meta会如此加码元宇宙?

  Bosworth:确实没想到。我认为,大规模的科技公司意味着大规模的盈利,因此管理这样一个巨大的团队,肯定要比日常的工作更艰巨。作为一家科技公司,Meta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转折点,因为我们正在进行大规模技术变革,很久没有人进行这样的尝试了。

  此前的一次大规模技术变革,发生在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的互联网初期,比如施乐PARC开发Alto、贝尔实验室研发晶体管等等。而现在的元宇宙变革,不仅发生在Meta一家公司,这是整个行业的趋势。

  The Verge:硬件方面,Meta预计2022年推出高端VR头显Cambria,它的特点是支持高质量的RGB透视AR功能,可实现AR/VR虚实融合的效果。RGB透视AR头显是VR的下一步升级吗?然后再从透视AR升级至AR眼镜?

  Bosworth:是的,Meta认为这是从VR向AR发展的过程,而且AR和VR确实存在关键的重叠部分,也就是混合现实(MR)。当然,AR、VR、MR的应用场景非常不同,比如:大视场角、沉浸式头显适合在家中、办公室使用,而对于户外移动场景,你会更倾向于AR眼镜。

  尽管AR同样可以用来社交和办公,但是VR未来依然有固定的应用场景。我认为,VR将始终通过透视AR或混合现实来增强体验,不仅可以提升安全性,还可以丰富更多应用。

  不过,具备RGB透视AR的头显不仅需要降低高昂的传感器成本,还需要解决图像实时计算效率、散热等问题。

  The Verge:除了长期的AR眼镜项目Nazare,目前Meta也在通过Project Aria眼镜项目采集第一人称视频数据,用于训练AR眼镜的视觉算法。可以进一步谈谈吗?

  Bosworth:首先,为了保证数据安全性,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,包括为人脸和车牌打码,以及禁止Aria用户访问数据等等。

  Meta收集第一人称视频数据的原因,是为了训练AR对上下文信息的理解能力,比如识别到有人靠近并跟我说话时,AR眼镜的UI会避免遮挡对方的脸,不干扰我们的眼神交流。或者,AR系统在识别到重要信息时,会及时提示我。如此一来,我可以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当下的环境,AR不会打断我和周围环境和人之间的联系。

  Meta的目标是,通过AR眼镜为你提供相关的信息,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访问这些信息。

  为了实现这样一种全新的人机交互方式,接下来Facebook AI团队将根据Aria收集的数据库来研究AI算法,而且还需要思考如何在AR眼镜上本地运行。相比于在本地运行算法,无线传输数据的成本高、安全性低,所以更倾向于本地。新闻中心  

  The Verge:最后,你是否依然认为AR眼镜还需要三年左右的发展时间?

  Bosworth:接下来几年,我们将开发各种AR原型,并且在研发和迭代过程中,分析AR眼镜能否投入生产。

  目前,Meta已经开发了多款AR眼镜原型和样机,包括一款测试分辨率限制的原型等等。现有的AR原型还在早期研发阶段,也许今年、QQ空间官方账号推送涉黄内容 回应:,明年会开发出性能更稳定的原型设计。参考:The Verge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